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在这场旅游沙龙上铿锵三爷深度解析什么是I是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2-12 21:15:31

彭涵:大家好,我是旅游商业观察创始人彭涵,我们是做旅游财经媒体,也关注旅游行业的商业,这次很荣幸能参加亿欧举办的旅游垂直沙龙活动并主持论坛,谢谢大家!

刚才听各位大侠讲的时候,做了一个笔记,我总结了几点问题,相信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第一个大家比较感兴趣的问题:对比了几位大侠说自己做IP的样子,其实我们反过来看,我觉得这几位大侠的出发点不一样,比如力哥做B2B出身,他们做IP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心脏,就是拿IP包装资源,这是我国的出身我的基因决定我怎么看IP;王洋总的出发点又不一样,因为他好像是已经获取了那些高端消费人群,比较了解消费心理,他好像抓住这类人群;Tim给他一个什么场景都能卖,这是我个人看法,我想听一下他们对我的看法是不是认同。

李力:从做产品来讲,把趣自游的建立和未来目的地资源整合,我们首先跟原来互联技术协同升级,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我们最大的依赖是资源,怎么样在这个过程中把这些资源对上,才能走在前面,我们利用这些优势,劣势我们在技术端有欠缺,我们从前端抓取信息也欠缺,用原来B2B思维,把产品整合,链条做好,既然被称之为资源,是不是能你来拿。

彭涵:在资源端,龙哥谈一下。

大龙宽:讲资源还是讲IP。

彭涵:拿IP来做。

大龙宽:第一点IP技术是最重要的,总体来说资源被盘活的方式跟IP是有关系的。我们知道一个泰囧火了清迈,二次元某动画片火了某山某水,我们做旅游如何来做?2016年是IP元年,迪士尼是做到多元产业落地应用,我们能不能做,我们看AlphaGo价格不便宜,但是服务给你很多爽点,这里面是不是IP,一个AlphaGo背后的故事,十个AlphaGo背后的故事可不可以给你一个IP?不是说一个明星就可以作为IP传播的载体,我们理念是要垂直细分到人,当垂直细分到人的时候还能细分什么?这个人的24小时横向纵向空间时间维度,在这个时间维度,早晨起来刷牙前干的事在干吗,用什么样的IP内容信息爆点捉到你一直到睡觉前十分钟干吗,这里面可能都围绕IP出现,垂直到人的时候,每个人都是IP。

比如崔健一首歌背后的故事IP内容,和我一群人背后的关系,朋友圈的应用是不是放在里面,每个人代表一个故事,每个人都有IP,这个IP能不能看重这个人群,可以是一群,可以是十个,可以是二十个,资源就是这样一个连接或者用IP方式处理资源的价值。

彭涵:再追问一个问题,如果我有一个优势资源之后再设IP,IP为我这个资源服务,IP会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有一定局限性吗?

大龙宽:还是这个问题,一个IP会不会为某一个地方服务,首先得理解IP为什么这么热,前几天朋友说进店就是IP,没有授权,没有办法做这些东西,我们回 来想一个问题,盗梦空间是不是一部好IP?是好IP,那么请问多维度商业转化在哪?仅此而已是一部好IP的电影,没有办法像迪士尼那么多的东西,从蝙蝠侠那些侠们,包括二爷、三爷曾经的女人们,那些大维度产业出现的酒店、景区、饰品到每一个女生特定年龄里需要的化妆品外面一个印记的包装盒的米奇都产业化了,这是看IP的关系。

彭涵:我们从旅游商业化的谈谈IP吧。

大龙宽:因为爷爷去哪之后、孙子去哪之后,一票火的局面,旅游局急了,能不能儿媳妇去哪拍拍,是不是能够在恰当时机,这里面跟传播有关系,能不能在最恰当的点一下爆掉,不是说你能够完全策划得那么牛逼,尽可能达到。

彭涵:龙哥的意思旅游IP应该从旅游资源出来。

大龙宽:不一定,如果简单从旅游资源出发来说,我们做一个今天某人从泰山跳下去摔死了,上了,也可以找一大师写一故事拍电影,也能说是IP。

彭涵:我理解您的说法,IP就是做旅游产业。

大龙宽:IP和景区那个,在旅行里面如何做IP?更多可能是从旅行生活方式,或者这一群人的旅行方式,这部分还是人群特质,如果单一讲我们是不是应该这样?肯定不是。前两天开会针对这个问题探讨的已经快头破血流,我们就应该垂直细分这样那样,也有人说今天已经细分到这个程度就没有细分了就是大众,我们把这些争端回放回来看,就是大时代聚合,内容就是IP。会不会写童话小故事,能不能在岛国里拍片的人,能不能写成太空战斗的安全问题,跟旅行没有任何关系的内容,但是我的调性高,我主张的生活方式达到了,让这群人无节操的爱我,就是有意思的。

彭涵:这个问题想问一下周翔,他感觉像小李子,你刚才讲IP,第一张PPT出来有点蒙,有点玄乎,能不能把这个讲的更具体,举例来说,怎么看IP的?

周翔:龙哥一直在说人物,我那个PPT重点事情是人跟物,人是追逐的物,但是是追逐物背后承载的东西,2016年最红的短视频,说明自己做内容,做的内容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不是说都能成为这个,借用了非常流行的短视频方式,用碎片化的时间看内容。今天讲一个茶水间的故事,一个电梯间的故事,每个都跟你生活做关联,产品的出现最重要的是关注自己,唤起别人在这个场景中我也这样,我一直说旅游就是娱乐产业,就是让别人快乐,能让人快乐,关注自己。爸爸去哪,孙子去哪,媳妇去哪,是因为这种方式是你心目中也有这样希冀,我觉得所有营销做产品,就是因为从一开始把你是哪一年出生的,所有东西已经决定了你对某些东西追逐,是有标签的,随着某个应季走。你是什么星座?

彭涵:巨蟹座

周翔:巨蟹座的人有一些特质,这些融合在一起,比如闷骚,有一些显性的东西,在陌陌上开一个聊天室,这也是一个IP,背后有一群共同价值观的人,因为社会 分工,因为人的不同,把这个人找出来,至于所有的人不可能做迪士尼一样,刚才说盗梦空间,我以前从电影美学看产品营销,所有票房卖的好的电影,以前所有电影卖的好全部是美国大片,阿凡达等等制作精美,反映一个所谓哲学的故事,反过来最近中国的片子,夏洛特的烦恼,小时代系列,致青春,同桌的你,所谓非导演人做导演拍的片子票房都好,都是一个事情,总能在这个电影中找到自己的一个角色,正因为你愿意在中间找到一个角色,你就在做一个自己期望的事情,所以这个票房肯定好,至于票房好了之后,下一步引申是不是落地到旅游,落地到T恤,落地到任何东西。

彭涵:周翔说的概括起来,IP只是一种方式,重要是抓人心、人性、欲望、抓我们心中想的。如果把这个层面往商业延展一下,刚才投资人朋友讲到巨头现在已经把机票、酒店标准化产品做了,不太好拼,巨头工具化属性比较明显,比如携程就是工具化了,好像IP换了一个新的玩法,给消费者一个新的购买理由,我不知道大家不约而同选择了IP,是不是差异化竞争在里面。

李力:IP是一群人,在这个当中,很多事情巨头能做的最好不要去碰,,总有一部分做不了的事,巨头不可能面面俱到关注所有人,这个地方肯定有空隙,这个空隙找得到,或者这个跟IP没有太大关系,给自己的定位,在这个供应链当中到底想干吗,这个供应链中做高端人群,我要做品牌,我就做那一堆人,那一群人,比如我们要做的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目的地的资源,B端、C端,要抓住所有。

彭涵:我们通过IP好像打造了一个流量度,这个人群从我这个入口进来,接下来由你服务。

李力:IP是一种流量入口,我并不认为是全流量入口,很多人都认为现在创业公司APP是不是就是入口,我做个站,站就是入口,实际不是,IP只是一个入口,有我的PC端入口,还有天猫淘宝的入口,一定是全产业的入口,IP比较容易抓取到这些需求的,或者提供的东西很快暴露到那些需要你的人群面前,IP 起到的作用可能是比较明显,跟其他的抓取方法不太一样。反过来说,本身淘宝就是很好的IP,淘宝抓取了所有人。我想买个东西,上面什么都有。输入“宝贝”的逻辑就是一种IP,所有喜欢这个宝贝的人做一件事情到那里搜这一个词。

彭涵:你认不认为IP是创业公司的核心手段?

李力:其中一种手段,并不是核心。

大龙宽:这个问题回答几句话,对面这位女士问她第一句,你缺衣服吗?她可能说不缺,但是你缺今天这件吗?她可能说我缺。第二句话你缺旅行吗?不缺或者缺太多旅行,缺真正适合自己的旅行,这就是IP运营方式,你去了携程成功交易之后这是工具化,但是这里面可能不具备更多的内容生产的部分和赋予你更多的信息内容。UTC已经结束,不精准生产,使大量信息不准确,有误导性,今天PGC生产,给了很多传统旅行社,包括旅行的真正达人,最大的机会,可以用这样一个生产内容方式,结合用户和真正能够感受到的旅行生活方式给到你的那一场适合你的旅行,这个是现在有一些没办法做的。

彭涵:就是对抗手段。

大龙宽:我觉得不是对抗,可以在携程开一个小团体,我的想法是亲近去看,流量入口IP也好,关键的问题,我们的对手到底是谁,如果今天所有的创业者们一定说我们的对手是携程,就建议哥几个洗洗回去睡,跟他玩什么劲,人家要财力有财力,人家有战斗机,你拿一把小枪,回去画一个图,我们竞争对手是携程,回去洗洗睡觉,这个得看清楚,所以不是对抗的问题,我也可以把我的东西放在穷游上去折腾。

周翔:首先IP现在看下来是一种全新的媒介方式,会和现在所谓传统搜索方式做一个并行,以前所有巨头,都是搜索关键字,比如在百度买什么服务,比如家政,在淘宝里搜一个,现在大数据技术没法做到精准匹配,后来找一个类似于你们这群人里面的“头”,这个“头”去做一些事情,他说的他喜欢的方式变成你们要追逐的事情,这个方式一出来就是全景方式,逍遥子说阿里变成一个所谓人以群分,以前是物以类聚,阿里是服装类,男装、女装,包括上一次双十一和芒果TV联合办的盛宴,从PR角度、娱乐维度,把整个能产生内容全部包围,最终核心变现渠道是货物,所有交易方式,所有货还也就是她根本不懂得珍惜在那里,唯一变的是我跟你的交付,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同事老家小孩5岁,每天追TFboys,所有明信片都买,“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后来一听这个调子跟之前凤凰传奇的歌曲都是琅琅上口,都是代表一个时代,传播性模仿,都是欢快的,好唱的歌,这种内容传播、IP传播方式一直都在,只是现在咱们发现的物品已经太多了。我们在OTA上搜一个旅行产品,出来几百个甚至上千个,看一下已经晕了,没有一个好的方式,也提供不了更多的大数据支持找你想要的,就跟我们巨蟹座闷骚男貌似他们的旅行方式是一样的,推一个日本岛国,我不需要再做了,比如彭涵的攻略就是我的攻略,彭涵要的产品也是我的产品,但是我内心的需求是什么样的。

李力:IP没那么复杂,从古就有,

比如李白,把自己当做IP。大家都有,朋友圈,几千个朋友,到底在虚拟世界是给自己画什么像,就是你的IP,让人看到你的认为你是有什么的特点,我对我的销售说,这个IP是对特定人群的,销售每天不能说老发产品,澳洲生活什么样,有水准的高低,有些人一件事说的很漂亮,写两句就很多人围观了,它们的原则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内容产生,就是一个IP的产生。

彭涵:我刚才跟赵杨总交流的时候问了一个问题,不管IP还是什么手法,都是在C端里创新,激发消费者新的需求,不断满足他,但是我们供应链整体是不是能够适应需求爆发?如果有一个用户提出一个这个平台暂时没有卖的产品,但是他想要,因为前端做游记给他消费欲望了怎么办,第一个我们可能帮着去采购,第二个建议他去其他平台,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呢?

大龙宽:这种情况我们碰到的比较多,第一个问题,十五年来二十年来中国旅游生产供应方式没变过,我们不跟团确立了创业方向之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定义自己方向,对内我们叫一条线分开,客户和对我们自己,对我们自己内部必须无节操的改变生产方式,一定让所有资源离用户最近,想尽一切办法,只有距离最近,才能做到速度最快,才能做到响应最快。

确实需要有一些选择,比如现在全世界那么多国家,巴尔干地区拿冲锋枪,我们就做不了,我们接到很多不懂法的需求服务,没法弄,但是有,怎么办?这些事情有很多问题处理。

周翔:这个需要跟用户提前讲好游戏规则,所有服务应该是有一个对标的品质和要求,所有服务都有一个界限,不是他提的所有需求,应该说他落地的需求,比如我去巴尔干,到底是真的去巴尔干,还是想寻求刺激,如果要去寻求刺激去芭堤雅也行,为什么一定要去巴尔干,首先要建立好咱们的游戏规则,不是你想啥就给啥, 绝对提供有品质的标准,反过来我们提供的东西有限。我们所提供的解决方案是不是可以满足他这个需求,你非要去巴尔干,对不起,他非要去巴尔干,他知道哪个站哪个服务商能买到,如果他是一个仅仅就想出去玩,我没有需求,我们可以帮你做引导,这是所谓的配对。场景化呈现方式是不是能打动他,如果不能打动,就拜拜了。我们跟公司所有人就是取舍的事,服务好能认同我的服务理念,不认同的也不服务,因为没有人可以服务所有人。

李力:北京两会期间说违法不安全的不用说了,不能去,这跟每个公司的调性还是有关系的。看你做什么的,赞那度做定制的,是做高端客群定制,尽量满足大部分客户需求,举个例子,我们是目的地精选的,我就划个圈做这个产品,我的逼格只有这些精选产品,我是推荐给你们,非跟我要那个,真别来找我,这可是商业,没有这种事,不像跑到百货公司要这个,要那个到别家买,这是不可能的事。每个商业模式需求不一样,我们还是有底线的,那是平台,那是做生态。

彭涵:我是先有产品才有IP化营销。

大龙宽:不是先有产品才有IP化营销,因为有IP才会一个产品出来,IP和产品之间两者可以调动,我们现在在生产的时候也碰到这个问题,有了这个逻辑才去做,还是因为有了某个人群,不一定,有的时候是搭起来了。

李力:现在从UTC往PGC去了,PGC是基于UTC,PGC是从UTC里挑出来做产品,基于商业运营合理的,这个原则是从那里来的,这是一个升级,UTC是完全无序的,完全可以创造的,甚至UTC是那些所谓内容站在找写手,或者特定的人群做得了的事,咱们做的是普罗大众或者那几个人群做的事。

彭涵:最后一个问题,相对开放性一点,我听了大家演讲,大家的IP刚刚开始,属于初期阶段。那么把IP商业化形成的关键的是什么?

大龙宽:IP形成的关键,第一个问题还是能不能商业运作的问题,IP很多,包括书籍、漫画、歌都可以变成给大家传播的东西,能不能成为商品,盗梦空间就是 一部好的电影,到今天为止只能在好的电影层级上,是一个版权,从此就到盗梦空间水平,往下能不能产品转化,要看原本的IP基因。另外一个朋友也说,为什么会有煎饼侠电影的问题,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煎饼侠也有IP的,比如早期的屌丝男士,中国人拍电影不好拍,尤其科幻片,西游记还行,西游记之后金刚葫芦娃,芭啦芭啦小魔仙,没法看,是因为没有世界观,阿凡达是有世界观给你的,那天一个人看剧本的世界观,世界观这么厚四五十万字,后来拍一部神游,怎么产品化, 推出某一款衣服很火的,老炮里那套军装火了,全是互联人抓住了,淘宝那些哥们,瞬间赶制出来第二天上线,我听到片方的说法是我们很急,但是没有办法,管控不是很好,国家的政策法规。

如果说你说的问题特别大,不是一个单单旅行的概念,世界上IP用得最好的国家是美国,然后是电影相对发达的国家,中国经常看电影制作出来,挺酷的,多少票房,真的去看周边的IP产生多维度产业转化之后的收益的话,太小了,一个游戏多少钱,游戏配套电影多少钱,所有电影里出现的配饰、服饰,带来的景区,很多电影拍摄基地买门票进去,让你觉得匪夷所思等等这些问题在里面,最后都赚钱了。还有一个最酷的把人吹红了,他也赚钱了,所以维度非常多,关键问题能不能一下转化了,能游戏化。比如拍一个大跃进,没法游戏化,可能游戏化了也不让。

彭涵:旅游产品IP的关键是什么?

周翔:大龙宽的话我总结一下,上次活动的主题“先有世界观,然后再去观世界”。展开讲还是人,那部小王子小说很短,里面最后有几张图片,成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为什么不能把羊装在一个方盒里,最近一直在传播,首先第一个人要勇敢,小王子插把剑站着,里面有一个玫瑰说人要学会爱,有一只羊说人要学会包容,要有朋友,最后把这个故事串联在一起,我和IP方聊完,这个事情怎么做,我说这个东西单单只做旅游有点小,首先梳理好这个东西哪些可以商业化,第一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可以植入红黄蓝,做成特色课程,

第一层搞用户,通过广泛的宣传,别人接受这是真善美的东西,

第二层次参加跟周边游合作,比如驴妈妈、同城在某地打 造小王子主题酒店做一个套餐产品,互动,

第三层次跟麦兜合作,做一次整个法国深度游,把它相关的小说中的景点配套出来做出小镇,到最后看起来我在卖旅游, 又不在卖旅游,就是一个机票、一个酒店、一个门票加上我自己做的导游讲一讲,最后做一个衍生品,搞一个棒棒糖,再精装套餐,在包装盒写一句话讲给小孩子 听,这样的IP就非常好,做几个跨界的活动,这么一做就非常好。IP落地产品化做的事情很多,现在计划6月1日合作,我也不先卖旅游产品,先跟所有相关合作伙伴,但凡家里有孩子做一个麦兜小王子联合定制版的版本,里面再加几张明信片,比如英法的,再下一步干什么,再下一步,告诉他这个产品稀缺,预售。这个故事一讲,很多东西就好卖了,我的第一个动作是6月1日, 昨天跟火哥聊,他至今没明白为什么这么做,我讲了一下,现在明白了,看起来在做承办的事,跟莫文尉合作,跟崔健合作,但是找的他对音乐的态度,他对旅行的 态度,其实是一样的,圆心是一样的,就是在做连连看,不断找交集,找到这个点放大,也是中小创业者的机会所在。

李力:这个问题太大,我只是觉得IP如果都照着像周翔和大龙宽这样操作模式,基本上都受骗了,都完蛋了,每天想这些事就完了,我的操作模式,你想展示什么,在虚拟世界里先把自己的IP打造好,才能有本事打造那些商用,商用太容易了,现在做驴的那些人,自己真的调性把那个IP做到那个样子,人人觉得你是大龙宽,做特别牛逼的,从小做起。从自己做起,马云很多的东西学的了吗?淘宝学的了吗?学不了,我们能看到他的商业模式怎么干的,有没有毛病,能不能学到,自己拿去做的时候,发现做第一个叫IP,做第二个叫傻逼。

我在群里发一个现实中人怎么做IP的人,最近时尚穿阿迪达斯的一种鞋,这个鞋刚开始发售的时候就是普通的阿迪达斯在边上镶上不同的颜色,然后让明星穿,发预售,找外围炒,今夜上海两千多人为一双鞋通宵排队,一火大家就关注,比苹果还要火,这双鞋卖1250,今天3750买的,这个事情就是一个娱乐点,我们跟公司所有人说每个月组织公司所有人看电影,你自己创业或者作为公司一员永远要对外界事物保持新鲜感,这我多了聆听松涛、静观风雨、仰望星空、敞开心扉的机会样才能不断刷新自己的灵感,刷新完自己灵感才有机会去做,这是我们跟巨头相比我们的机会所在。

李力:学习就要快速,老炮的那个衣服,老炮一放,很多、自媒体放这些衣服,这些东西谁做,难道那些淘宝店店主在IP吗?不是的,就是学,马上推送,就做这么一件小事是自己做起,老炮这个电影赚了几个亿,这个军装卖了几百万,从自己做起。

彭涵:三位大侠把IP掰开了揉碎了,这个环节就结束了。

现场观众提问

问题1:我不是旅游行业的人,今天下午回来学习,四个小时听下来之后,三位都是牛逼的人,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朋友留在这,前一段时间看一个文章,现在这个时代谁提问谁牛逼,你们三位牛逼半天,让我们底下的人有机会挑战挑战你们。三位很有个人背景是一方面原因,回到商业本质,三位都是三个普通品牌,作为品牌来说,你们的愿景是什么,大龙宽我是知道的,这两位的愿景并没有清晰的获取。第二个问题,大家都是做企业,你们今天出来是个人IP,企业管理中也会面临很多问题,你们在企业管理中核心优势或者你们想打造的核心优势,毕竟做公司,你们在企业中想打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挑一个或两个。

大龙宽:我们的使命叫为旅行愉悦而努力,开了一天多的会,不是我说的,是员工自己总结出来。旅行就是不跟团,解决方案型。从管理上,我一直在考虑,这是我第三次创业,我就思考了两个,什么是创业,第一次想让自己生活做一些改变,第二次打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可持续发展,第三次叫打造战无不胜之师,背后意思是 一群人的问题,我们现在应用办法是组织性创业,授权式的放手管理,今天的特质有一个巨大的区别跟我们十年前创业不一样,或者二十年前,那时候创业老板有资源,拿到几个客户基本搞定,现在的问题是做一个未来特别大的商业方式,必然会有专门的IP功能,要有产品生产部门,这样的时候这个创业不是小团体,是组织性创业问题,说到组织性创业说到组织性富能,大部分事情是我会在会议中进行权限管控,除了我需要去讲的那些会我去讲,剩下的会基本最后一个发言,不允许我讲,让同事们能够有参与的能力,他们能够有一个参与的过程,这样好的方式是未来发力非常快,不好的方式前端有时候很慢,这个状态用到另外一个点在相对富能状态下用点惩能部分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也是这个应用方式。

李力:二次创业公司愿景叫做精选旅行生活,随心随地随用,打造这种快感,两个主要点是精选,还有生活,这个生活是旅行当中跟本地生活不一样,随心随地随用,到了目的地想要干的事能够通过这一个工具解决。这样的公司在自己核心竞争力,说管理我比较弱,但是从内部发展上,我们在建立这家公司的时候,至少当做一个现代企业来做,不像在原来公司虽然看上去很大,钱也赚不少,但是没有那些可以快速发展或者到了一定程度上能够膨胀或者飞跃性发展的基因,现在这样一个公司一定是这样,大龙宽说的话我特别赞同,作为老板,这个公司已经没有老板,肯定有一个说的算的,不要在开会的时候先说话,因为你一说就把调子定了,大家都想的是你怎么想的,按照你的想法随着你说就完了,这是文化的差异和公司DNA的差异,我们的目标也是很简单,有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上游的产业链,这些中小供应商没有办法容易被上公司使用,我们是不是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到上,帮助他们直接面对客人,这样才能真正的产品跟客人距离近,没有中介,体验一定最好,再加上P2P的业务,给他手段,给他技术,给他方式最好。

周翔:我出来很少讲我们公司的事,因为现在我自己也是凭感觉做,虽然有些数据,我觉得样本数完全不够,现在就把自己定做做啥事早一点,京东前年才做, 应该是上市之后,到一定量之后才做自己的调整,前期我们在这个阶段,我自己学市场营销出身,现在自己定位一个东西,未来做一个品牌改造为时过早,我现在量级更多就是通过一次一次的促销活动拉新,让大家先传起来就行,我最需要的打造就是提升发行效果,我认为旅行在未来就是和娱乐界一模一样直播,现在一种情况是真正好的电影旅行方案没有一个好的发行平台,我现在自编自导自己播放,慢慢力哥有相关产品,我帮他做发行,我把要素拿过来再组合别人,未来他有相关资源给到我,我能够支持所有供应商要素给我做。李力趣自游在我这边传播出去,大龙宽的在我这边传播出去,讲清楚愿景做什么事,我一直讲来我这干活不吃亏,我做旅游才三年,误打误撞进了旅游业,我自己在学习,做旅游半年之后才知道啥是OP,我就搞个PPT就上了,慢慢开始学,还有包机该怎么套,怎么控房,协议价,所有都应该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哪一天公司倒了或者你从这个地方出去,对你整个职业生涯是赠冠的,第一个最好方式赚钱,赚不到钱赚到经验,给自己找事干,不是为我打工的,我每天在公司讲公司做什么,不断有新的思路给他们洗洗脑,告诉他们外界最新的东西是什么,能学的东西太多了,至于主观能动性靠自己,好的分配机制。

提问Tim:您可能是资源整合和营销高手,您的麦兜旅行本身是一个挺轻的很容易跟大家互动的平台,你并没有把这个品牌应用到消费者互动,我觉得暂时有点浪费。这个品牌跟我们认知并没有形成互动。

周翔:麦兜只是我自己的公司下面一个品牌而已,我从2014年初开始下面有70多个商标,一步步在做,我认为旅游很难做出大而全的品牌,旅行是什么,是人+时间+空间,看起来卖给他时间、空间,人一直在里面。今天要做一个老年游、亲子游,就应该有个IP,所以我叫发行,麦兜只是我经纪公司的一个演员,未来是什么,先长一长再说,现在还在学校里做实习,最后是看整个大环境,孵化一系列所谓类似麦兜品牌,我自己真正的那个品牌才会做一个所谓的愿景。

提问:未来麦兜可以批发卖了,比如域名。

周翔:我自己有很多域名,跟旅游相关的周边游好几个人买的,有很多好的域名。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童话人物服装报价
自制简易车棚报价
铁力旅游攻略价格

相关推荐